愛文網
愛文網
鮑昌散文原文《長城》
首頁 >  文學作品 >  散文精選  時間:2019年6月15日 12:07 星期六  瀏覽:2078  字號:   評論:0  

因為深秋的季節已至,下山的時間已晚,我看見落日熔金,照得你如火嫣紅。在獵獵西風撲刺下,磚縫間的野草開始黃枯,基石下的酸棗變了顏色。這時,聽不見秋蟲之低吟,卻在仰天一瞥時,看到了黃云間的歸鴻。

那是沿循昭君出塞的老路嗎?那是飛向蘇武牧羊的北海嗎?在佇立的凝思中,我想像那飛鴻乃是悠悠歲月的見證。曾幾何時,黑云掩沒了月色,雨雪紛紛地襲來,胡馬長嘶,觱篥①哀鳴,狼煙在山頭升起,矢刃在石間摧折;當將軍戰死、燕姬自劍、旌旗橫倒、死尸相撐,戰場上的一切聲音沉寂之后,只有紅了眼睛的野犬在吞噬誰家的“春閨夢里人”了。

鮑昌散文原文《長城》

所以我說,你是一卷凄婉的歷史,長城!

于是,在人們的一種執拗的幻想里,你被建造出來。那是自我保護、自我心理平衡的幻想。墻高六七米,墻厚四五米,隨山就坡,險峻萬狀,自渤海之濱,復絕荒漠,蜿蜓竟達六千七百公里。戍樓高聳,斥堠②連綿。你用一座座雄關,卡住咽喉古道,構成北門鎖鑰。這使得互市的商旅,為之蹙眉;卻又使歷代的皇帝心中安泰,他們自以為統治下的“中央之國”固若金湯,無求于人,萬壽無疆。

所以我說,你又是民族封閉的象征,長城!

但幻想畢竟是幻想,封閉終不能封閉。幾多和番公主的幽魂,帶著環佩的響聲在月夜中歸來了。幾多寒霜凍硬的弓弦,射出了斷喉的利箭。薊門被踏平,燕臺被摧垮,呼嘯著風聲的寶劍,掀翻了太液秋波。于是人們發現:邊墻不再是屏障,紫塞③不再嵚奇。它變得可笑,仿佛受盡了時間與空間的嘲弄。在風沙剝蝕下,它過早地衰老了。

所以我說,你是一個文化愚鈍的標志,長城!

鮑昌散文原文《長城》

正因為如此吧,現在你敞開胸襟了。你毫不羞怯地迎來了四面八方的億萬游人。他們之中有

部分內容已隱藏,留言評論 刷新即可查看!
球上惟一的人工痕跡,就是你呵,長城!

【注】①觱篥:漢代從西域傳入的一種管樂器。②斥堠:瞭望敵情的土堡。③紫塞;指長城。④糾墨:繩索。這里形容俯瞰群山像粗大的繩索。

鮑昌簡介

【作者簡介】

鮑昌(1930-1989),原籍遼寧鳳城,生于沈陽。1942年考入北平輔仁大學附中。1946年1月赴晉察冀解放區,先在華北聯大文學院學習,后在晉東北、冀中等地從事農村工作。解放后在天津人民藝術劇院等單位工作。1949年5月發表了第一篇詩歌《我的母親》。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下放農村勞動。摘帽后調至天津市文學研究所。1974年調天津師范學院,1980年任該院中文系主任。1982年被選為中國作協天津會副主席。1984年任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常務書記。1989年2月20日在北京逝世。

【散文簡評】

這篇散文的最后一段,文字雖然不多,但極具分量,在文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首先這段文字,是對倒數第三段所提出的兩個問題的答案。這回答是比較含蓄的,卻又是堅定有力的。這幾段文字的內在聯系相當巧妙。倒數第三段表面是對長城提出兩個問題,實際是問“我們中華民族愿意開放嗎?”“我們中華民族能承受住改革開放的沖蕩嗎?”而接下來的倒數第二段并不急于回答:長城不語,群山不語,長天也不語,三個“不語”形成一個鮮明的頓挫。那么究竟會有怎樣的回答呢?直到最后一段才作出回答,揭開謎底,引人入勝。

其次,從這段文字的內容來看,雖然比較含蓄,所表達的意思還是清楚的。長城是外層空間能看到的地上惟一的人工痕跡,這是我們中華民族勤勞勇敢的祖先創造出來的偉大奇跡,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創造出這樣的奇跡的,這充分顯示出我們中華民族的偉大,足以讓我們中華民族感到無比自豪。再聯系全篇散文來看,表達的意思就更清楚了。我們中華民族在歷史上經受了那么多的磨難而不垮,曾想通過閉關自守來尋找安全而不能,如今卻主動敞開胸襟,這不充分顯示出我們中華民族的自信心嗎?我們一定能夠承受改革開放的沖蕩,永遠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這一結論是通過反思和觀察作為中華民族象征的長城的歷史和現實而得出的。散文正是因為有了最后這一段文字,才使文章有了一個圓滿的收束。

*感謝您瀏覽閱讀愛文網散文精選欄目作品,歡迎給愛文網散文精選欄目提供稿件、留言及評論。

  您閱讀這篇文章共花了:  
二維碼加載中...
編輯整理:小老頭      文章標題:鮑昌散文原文《長城》
本文鏈接:http://www.bzivqs.live/3277.html
免責聲明: http://www.bzivqs.live/mianze.html
返回頂部| 首頁| 隨機| 散文| 小說| 作文| 詩歌| 故事| 范文| 免責| 留言| 后花園

Copyright ? 2017 -  愛文網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17008603號-1

留言
愛文網
混合过关固定奖金